重复性工作原因(为什么重复性劳动不如创造性劳动) (如何对待简单重复性的工作)

如何用 Python 完成生活中遇到的重复性工作

我觉得吧,你的问题未必需要Python或其他编程语言来解决。

建议你先锻炼锻炼逻辑思维能力,至少提问题的时候不用车轱辘话来回说。你想想,很多事情前因后果那么明了,想上一遍,说上一遍就清楚了,对比之前,你是不是就已经少做了很多重复性的不必要的工作?

以我短见,编程的重点一是逻辑思维,二是解决问题的能力,你要的思维上的转变可以从这两方面下手。第一点想来此问题下已经百家争鸣了 第二点的话,善用搜索工具,有条件的话翻墙谷歌更妙。学会提问,更要先弄清楚自己究竟需要什么别人才能帮得到你,这样我就不会因为看你的问题觉得点太多不知道从哪答起,想顺手给你拆成三个了。也就不会出现像你所说的“前辈们说的都挺简单的”情况了。

那么回到编程的问题上(或不),有些软件可以编辑“宏”,允许你自动化批量实现大量操作(编过魔兽宏的都知道XD)。如果没有的话,录一个鼠标键盘的操作(这点第一个答案已经说过了)也是可以的。

虚头巴脑用手机打了半天,最后多说两句。

编程只是手段,目的是方便生活,那么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说(不要求什么创造性),如果已经有前人作出的工具了,何必还要做重复性的工作再实现一遍呢?

避免重复性工作就可以满足了吗?优化工作流程了吗?有多少工作是不必要的?有多少又是可以“外包”的XD?

为什么重复性劳动不如创造性劳动?

有些人认为“苦干不如巧干”是懒惰人的做法,更有些人把其指责为是投机取巧。他们的观点是:只有埋头苦干,才能多劳多得。

“我每天都卖力地工作12个小时。”这是他们的一句典型夸耀。

夜以继日地努力工作本身并没有什么错——只要你不介意牺牲个人健康、家庭生活,以及精神成长。从这个方面来说,努力工作有其优点和好处。

是的,如果你在一小时之内完成一件事,你也可以在两小时之内完成两件类似的事情,但你每天至多能完成12件事,这无疑是一个不用动脑的公式。但如果你的目标是一百万件类似的事情呢?如果你想要成功到足以让投资者、银行家们围着你团团转,你就需要用新的方式来替换“12小时工作制”的那种埋头苦干方式。这种1加1加1加1的单调的累加工作方式就像是用数数来结束数学教育一样荒诞。

世上绝大多数的科技发明都是发明者忍受不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辛苦劳作所发明的,他们认为总会有更轻松、更快捷、更便宜、更简单和更安全的法子,知道总能找到减轻工作的更好方法。

这些人想让自己生活得更轻松一点。他们想避开复杂的工作,想少做而多得。

第一个在船上装帆的人是想省下摇橹的力气;首先让牛拖犁的人是为了逃避耕地;最早用水车碾谷子的人当然是不愿费劲儿拿石头砸谷子。

几十年前,一位青年住在美国犹他州的首府盐湖城,那里靠近大盐湖。

他是一个勤勉的人,工作非常努力,生活非常节俭,他的所有朋友都对他的良好习惯赞不绝口。

然而有一天,他做了一件反常的事,使得许多人都对着他摇头,怀疑他的判断是否明智。

他从银行里取出他的全部积蓄,一共有4000多元,到纽约汽车展销处,买了一部新车。在人们看来,仅此似乎还不足以显示他的“愚蠢”,更有甚者,当他把新车开回家后,就把车开进他的车库里,顶起4个车轮,动手拆卸汽车,一件一件地拆,直到整个车库摆满七零八落的汽车零件。他仔细地检查了每个零件,然后又把汽车装好。

人们觉得他简直发疯了,而他却不止是一次,而是多次拆卸汽车,再把汽车装好。

大惑不解的人们开始嘲笑他了。

几年后,那些嘲笑过他的人不得不改变看法,并已深信不疑——他有明智的见识。

这个反复动手拆装汽车的青年就是沃尔特·珀西·克莱斯勒。

他开始制造汽车了,他的产品领导了整个汽车工业,他在汽车这个领域里还做了许多有价值的改进和革新,他成功了。

人类的劳动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创造性劳动,一种是重复性劳动。创造性劳动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重复性劳动是创造性劳动的再现。未来的重复性劳动将越来越多地被机器人所取代,未来的雇员将越来越多地从事创造性劳动;创造性思维是未来劳动者最理想的基本素养。

人的创造力是第一资源。自然界的物质资源只有靠人的创造力去认识、理解和开发、利用,才能实现其价值。离开人的创造力,一切资源都等于零。重复别人的创造是不能长久的,最终是走不远的。只有提高创造性思维能力,才能创造出光彩亮丽的人生。

阿米巴经营:如何让从事重复性基础工作的员工也能够充满自豪感?

如何提高员工的工作积极性,是所有经营者都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例如经营者需要知道如何才能够让营销部门的员工对自身的工作充满梦想和自豪感,同样,经营者也需要明白怎样才能提高财务部门员工对财务工作的积极性。但在现实中的实际情况却是,众多企业的员工缺乏工作积极性,在工作中充满了惰性。

问题并不在员工所从事工作内容、工作岗位的差异性,问题真正的关键在于企业的经营者从来就没有认真考虑过“有效激励员工,促进工作积极性的方式的重要性”。

一个优秀的企业经营者不管对于什么样的工作,都会让自己,也让自己的员工认识到,“我们所从事的工作,不论对社会还是对个人都具有重要意义,这是一项非常光荣的事业”。首先就有必要让企业员工明确企业存在的理由,以及自身所从事工作对社会来讲不可或缺的理由。任何没有“存在理由”的企业必然从社会中消失。经营者自身首先就需要明确自己企业必须存续于世的理由,与此同时,又要从更高的角度让手下的每一名员工都能够清楚地了解到为何他们各自所从事工作的不可替代,这些工作对于社会的意义,以及为何从事这些工作的人是光荣和可敬的原因。

这种做法对于任何企业、任何部门的人员都必不可少。因此企业经营者的任务就是要尽一切可能为属下所有员工所从事的工作确立意义,也就是让他们感受到“我所从事的工作完全是社会的需要,所以我就必须在工作中任劳任怨,全力以赴”。所以,企业的经营者需要将员工所从事的工作和研究的重要性不断向手下员工们进行解释和说明。如此一来,就能够让员工们转变态度,认识到“这显然是一件意义重大的工作”,并为此“竭尽全力、拼搏奋斗”。

科研领域如何避免低水平的重复性工作

任何一项基础科学的成果都意味着发现新的规律或者现象,因此基础科学的研究是一项原创性的工作。一个规律一旦被某个机构或者个人首先发现并公诸于世,任何其它机构或者个人的再一次重复发现都将不再增加新的科学价值,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科学发现只需要第一次,而不需要第二次。在本文中,笔者根据自己在国内多家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学习和工作经历观察发现,中国国内目前的科研工作中有很大部分停留在重复性阶段。在科研领域,一定量的重复别人的实验,验证别人已经发现的科学结论是必要的,它是进一步深入研究的基础。但是这种重复性工作的价值须建立在研究者准备在某个领域开展系统性工作的前提之上,如果研究者仅仅在某个领域浅尝辄止,不能系统深入地研究,那么初期的重复性工作就失去价值,从而变成一种低水平的重复性工作,造成人力和物力的浪费。这个现象如果普遍存在,长此以往,就会出现很多科研人员在很多领域挖了很多小坑,但是其中没有一口井,永远没有科学成果的泉水涌出。 造成科研领域低水平重复性工作的原因很多,据笔者分析直接的原因是实验室和个人的研究方向和研究内容,缺乏系统性和连贯性。很多实验室经常频繁更换研究方向和研究课题,有时刚刚在某个领域完成文献调研和重复别人的重要实验,还没有深入下去获得创造性的结果,就中止了该项研究工作,又开始申请新的课题,将研究工作转移到了另一个领域,这样原来完成了前期准备性工作和基础,全部变成了低水平的重复性工作。这些工作并不能真正推动科研技术的发展,只是在很多可有可无的杂志中增加了几篇可有可无的文章。 导致研究者这种过于频繁更换研究方向的原因有如下几点:第一,研究者自身的急功近利心理。某些研究者在选择研究方向时,往往首先考虑自己的研究课题是否容易申请到科研资助,而对更重要的问题,比如自己对该领域是否真正具有兴趣等,往往考虑不多。这样研究者的研究领域很容易跟着科研热点的风向标走。今天纳米热,就开始申请纳米相关的课题,即使和自己的研究背景及研究兴趣不符合,也尽量往那边靠;明天生物热,又开始申请生物相关的课题。第二,高校和研究机构职称评定的功利性和机械性。目前中国几乎所有的高校和研究机构,在评定职称时都主要根据学术文章的数量和所发表杂志的影响因子。很多科研机构甚至要求研究者,必须在若干时间内发表若干文章。这种强制性的规定,给研究者很大的发表文章压力,导致发表文章成为很多研究者的科研目的。这种压力导致研究者在选择研究方向时既不会根据自己的兴趣,也不会根据所选择科学问题的科学价值,而只是考虑这个领域“容不容易发文章”,也就是能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发尽可能多数量的文章。导致了研究者将发文章当成了科研的最终目标,逐渐丧失自己的科研兴趣和对一个科学问题本身价值的关注。 上述两个原因导致科研者,不愿意选择那些需要长期深入研究才能够有所发现的领域,也不愿意选择那些需要开展系统性的工作才能有所发现的领域,或者即使选择了这些领域,也希望选择捷径,而不愿意开展系统深入的工作。而现代科学发展到至今,已经越来越揭示,很多科学领域系统性非常强,要在该领域取得突破性成就,必须开展系统地多学科地深入地研究。比如癌症治疗领域,它和细胞生物学、分子生物学、病理学、遗传学、甚至化学等等学科关系密切,要在该领域取得重大的突破,很可能需要从上述多学科多角度深入系统地开展研究,并不断积累各项研究成果,直到最终取得突破。这个过程非常漫长且工作量庞大,它需要实验室几年乃至几十年,甚至几代研究者不停地拓展和深入下去,才可能最终实现。 对于一个国家而言,要真正发展科学,必须要避免不必要的低水平重复性工作,开展真正有创造性的研究。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在如下几个层次上进行改革。首先,在国家层次上,国家首先要保证科研机构的质量而不是数量。尤其要避免很多研究机构在相同一个领域开展低水平的重复性工作。而要达到的目标应该是不同科研机构在不同领域都开展高水平的原创性工作。要做到这一点,国家需要在全国范围内规划科研方向。对于那些重大的科学领域,国家应该将科研资源集中到少数几个顶尖研究机构和研究者,由它们系统深入长期地展开研究。与此同时,引导那些科研水平相对较弱的研究机构,避免在这些重大领域重复工作。科研水平相对较弱的高校和研究机构,应该把重点放在培养人才和应用性研究上,同时挖掘和发展若干项有本机构特色的研究内容,力争在这几项研究方向上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并使之成为本机构的一个传统研究强项,而不是在很多领域展开研究,却没有一个领域达到国际一流水平。这些研究机构和实验室尤其应该避免去重复那些国际一流实验室已经开展的研究内容。科研资助管理部门也应该避免批准,这些竞争力不够的没有自身优势的研究课题。 其次,在研究机构层次上,一个高校和研究所应该引导所属实验室和研究人员,在研究内容上的延续性和逐渐积累性,努力实现大多数实验室都有自己明确的研究内容,同时当某个实验室的负责人退休,或者离开后,这个实验室的研究内容和成果能够被新来的研究者继承。这样,这个实验室的学术底蕴就可以不断积累。此外,研究机构还亟须取消功利性的学术职称评定方法。 第三,在研究者自己的层次上,研究者应该选择那些自己真正有兴趣的,计划长期深入研究下去的,同时有把握取得原创性成果的科学问题进行资助申请。研究者要获得该素质,需要具备广阔的科学视野和科研判断能力。获得这个视野和能力的一个很好途径是,研究者在学生阶段(主要指博士阶段)有机会在某个学科的不同实验室进行轮换培养。遗憾的是,目前国内高校和研究所的研究生都过早地局限到一个实验室,过早的局限到一个很狭窄的研究领域。他们在独立地开展自己的研究之前,不能纵览这个学科的方方面面,既不清楚自己在这个学科最感兴趣的问题是什么,也不知道这个学科最有价值的科学问题是什么,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当然那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科学家。因此,基于这点分析,目前高校和研究机构迫切需要改革研究生培养方式,尽快开展在研究生培养阶段的实验室轮换制度,使每个研究生在毕业前能够获得在本领域开阔的学术视野,也更明确自己的研究兴趣。与这些改革相配套的,还要改革目前研究生毕业发表文章体制,减少或者取消研究生毕业要求发表的文章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必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