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暮到家

 
作者: 先秦    蒋士铨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爱子之心是没有穷尽的,最高兴的事莫过于游子及时归来。

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缝制寒衣的针脚密密麻麻地,家书里的字迹墨痕犹如新的一样。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看见儿子瘦了母亲心疼,呼叫着我细问旅途的艰难。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母亲啊,儿子已经愧对您了,不会忍心诉说漂泊在外所受的风尘。

1、中牟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编;冉守岭主编,关爱青少年诗选,中国文联出版社,2011.08,第157页
2、许海山主编,中国历代诗词曲赋大观,北京燕山出版社,2007.4,第282页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及辰:及时,正赶上时候。这里指过年之前能够返家。

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寒衣针线密:唐诗人孟郊《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低徊(huái)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低徊:迟疑徘徊,扪心自问。愧人子:有愧于自己作儿子的未能尽到孝养父母的责任,反而惹得父母为自己操心。风尘:这里指的是旅途的劳累苦辛。

1、中牟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编;冉守岭主编,关爱青少年诗选,中国文联出版社,2011.08,第157页
2、许海山主编,中国历代诗词曲赋大观,北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母爱是人类最伟大、最无私的情感,但古诗中表现这一题材的作品却不很多,最著名的当属孟郊的《游子吟》,说尽了天下父母爱子之心。蒋士铨这首《岁暮到家》则从另一个角度细腻地刻画了母亲的爱心,与孟诗有异曲同工之妙。

  诗中着意表现的母子之情,并没有停留在单纯、抽象的叙写上,而是借助衣物、语言行为和心理活动等使之具体化、形象化。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母亲对儿子的爱心没有止境,儿子及时归来使母亲惊喜万分,首联上句直写母亲的爱心,下句写久别的儿子岁暮之际回家团聚时母亲的喜悦心情,一个“喜”字,包含了母亲对儿子无尽的关怀和怜爱、思念和期望,是上句的最好注脚。

  三四句说御寒的冬衣缝得针脚细密,问候的家信墨痕尚新。这两句诗极力突出母亲对儿子的关怀和思念:细细缝好御寒的冬衣,时时捎去嘘寒问暖的家信。那一针一线,一字一句中蕴涵了多少慈母的爱心。一个“密”字,道出了母亲对儿子的怜爱;一个“新”字,道出了母亲心中的思念和关怀。

  五六句说一见面便心疼儿子的面容清瘦,叫着孩子问起一路上的艰辛。这里叙写母亲与儿子相见时的情景,进一步表现了母亲对儿子的怜爱:看到儿子面容清瘦,母亲心中十分怜惜,连忙把儿子叫到自己跟前,仔细询问一路上的风尘劳顿,问长问短,反反复复,不厌其烦。一“怜”一“问”,慈爱之心,跃然纸上。

  最后两句写儿子心中惭愧自己没有尽到孝敬母亲的责任,不敢向母亲诉说那一路的风尘,这里通过直抒诗人的惭愧心情表达出母子之间的深情。在慈爱的母亲面前,诗人心中百感交集:一方面充满了对母亲的感激和敬爱,另一方面也感到十分内疚,由于自己出门在外未能在母亲膝下承欢尽孝,深感未尽到人子的责任,从而辜负了母亲的拳拳之心。因此,不敢诉说自己旅途的艰辛。除了惭愧之外,此处也含有担心直言远行的劳顿,会使母亲更加心疼的含义,因此“不敢叹风尘”,自然也蕴涵了“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意味。

1、张承编著,经典诗词品读,中国社会出版社,2009.09,第63页

ài zǐ xīn wú jìn ,guī jiā xǐ jí chén 。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hán yī zhēn xiàn mì ,jiā xìn mò hén xīn 。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jiàn miàn lián qīng shòu ,hū ér wèn kǔ xīn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dī huái kuì rén zǐ ,bú gǎn tàn fēng chén 。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岁暮到家翻译

暂无翻译!

《岁暮到家》赏析

暂无赏析!

《岁暮到家》作者

蒋士铨 蒋士铨

蒋士铨(1725-1785),清代著名文学家,戏曲作家,字心余、清容、苕生,号藏园,江西铅山人。作诗学宋代黄庭坚,擅写七言古诗与袁枚、赵翼并称「江右三大家」。

岁暮到家原文,岁暮到家翻译,岁暮到家赏析,岁暮到家阅读答案,出自蒋士铨的作品

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注明:http://www.hnjieyi.com/gushiwen/5015.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诗词推荐

  • 效古(岁暮怀感伤)

    【效古】 岁暮怀感伤,中夕弄清琴[1] 。 庚庚曙风急,团团明月阴[2] 。 孤云出北山,宿鸟惊东林[3] 。 谁谓人道广,忧慨自相寻[4] 。 宁知霜雪后,独见松竹心[5] 。

  • 岁暮到家(爱子心无尽)

    【岁暮到家】[1] 爱子心无尽[2],归家喜及辰[3]。 寒衣针线密[4],家信墨痕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5]。 低徊愧人子[6],不敢叹风尘[7]。

  • 岁暮到家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 岁暮

    殷忧不能寐,苦此夜难颓。
    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
    运往无淹物,年逝觉已催。

  • 岁暮归南山 / 归故园作 / 归终南山

    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 岁暮归南山

    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1]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 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 岁暮到家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 玲珑四犯·此曲双调,世别有大石调一曲越中岁暮闻箫鼓感怀

    叠鼓夜寒,垂灯春浅,匆匆时事如许。倦游欢意少,俯仰悲今古。江淹又吟恨赋。记当时、送君南浦。万里乾坤,百年身世,唯有此情苦。
    扬州柳,垂官路。有轻盈换马,端正窥户。酒醒明月下,梦逐潮声去。文章信美知何用,漫赢得、天涯羁旅。教说与。春来要寻花伴侣。